青春状态三部曲之一:活出真情感
发布时间:2012-10-29 浏览次数:

什么东西才是人自己最重要的?当代青年应该坚守着一份什么样的真情实感?应该担当着一份什么样的事业追求?应该收获着一份什么样的尊重认同?从今天起,中国青年网推出特别策划的青春状态三部曲系列报道,这些报道中的多位主人公用亲身经历告诉我们:人,归根结底要活在那些真诚的而不是虚假的情感关系当中、活在对自己喜欢的事业的追求当中、活在别人对你的发自内心而不是表面的尊重和认同当中。

今天是第28个教师节。99日晚,中央电视台。在一套黄金时间播出的寻找最美乡村教师颁奖典礼上,人们看到了湖北恩施青年教师邓丽和她的学生在一起时的灿烂笑容和喜悦泪水。

  98日下午,四川攀枝花。团干部许军峰和他的同事们一起在五十一阳光社区家园做义工,为留守儿童之家提供课外辅导和情感陪护。看到孩子们的笑容,感觉好开心,好像是对自己童年的一种弥补。

  96日傍晚,北京南三环。张海军喜悦夫妇像往常一样将照明灯、广告牌、桌椅和装着大大小小各种型号手机贴膜材料的箱子装上三轮车去南三环的洋桥夜市出摊。圆圆脸小酒窝漂亮而温柔的喜悦对记者说:一晃结婚十年了,日子过得很辛苦,但是却觉得很幸福。

  他们,生活的地区不同、生活的方式不同、生活的习惯不同,也有可能永无交集,但是他们身上却有着一个朴素的交点:真心,真情。

  我们那么年轻,那么相爱,那么负债累累

大洋此岸,向来对美国大选并不太关注的中国人,这一次,却有不少人被美国第一夫人米歇尔的演讲所打动。华盛顿时间94日晚上,北卡罗来纳州夏洛特市举行的民主党全国代表大会上,米歇尔发表演说时动情地说:我深爱和我一起创造这生活的男人……而且我不愿意让这一切因为他当了总统而发生变化。

  细看这一演讲,其实并无太多惊人之语,讲的多是家庭故事。也许,就是这些平凡的家庭故事,让每个听众都感同身受。

  谈及共同度过的贫穷学生时代,米歇尔说:那时我们那么年轻,那么相爱,那么负债累累。

  年轻相爱负债累累,喜悦和海军恰恰也是这样一对情侣——10年前,牡丹江师范学院音乐系的高才生喜悦与摆地摊的农村小伙张海军相恋,破除重重阻力,终于在一起。

  日子最难的时候,喜悦和海军两人挤在月租金200元的平房里,屋子窗户的玻璃都是破的,风直往屋里灌。两人一边蘸着酱吃白菜,一边给家里人打电话说现在过得可好了,放下电话就开始哭。哪怕因为租住的屋子电线老化,两次失火把辛苦挣来的家当全部烧光,也没敢跟父母说。

  即便生活如此辛酸,即便只是粗茶淡饭,喜悦也从没想过离开海军。在喜悦眼里,丈夫虽然文化程度低,但是为了让家人过上好日子一直在努力着。就是两个人拌嘴,还没等喜悦后悔,不管是不是海军的错,都是他先认错,他先哄喜悦笑。海军和他的家人十年如一日地对喜悦好,日子过得很辛苦,但是坐在三轮车上笑着唱《美丽心情》的日子很幸福

  虽然靠摆地摊为生,喜悦仍然没有放弃自己热爱的音乐。在公园里给路人唱歌的她,被热心网友拍视频放到网上爆红,此后参加2011中国达人秀节目进入16强,喜悦蜘蛛侠这个组合的歌声和背后的故事让无数青年为之动容。

  如今,喜悦和蜘蛛侠海军仍然过着清苦的生活,记者去采访的那天,傍晚天色转阴。可千万别下雨啊。喜悦有一丝担忧,她最怕下雨、下雪了,一变天,这一天就一分钱的收入也没有了,全家老少五口人的生活费、孩子的教育费和我爸爸的药费就指着晚上这点时间挣点钱了。海军的父亲是个盲人,母亲长年有病。喜悦的父亲因为肾癌摘除了右肾,左肾需要化疗控制癌细胞扩散。高昂的医药费对这个本已经很困难的家庭来说更是雪上加霜,而喜悦夫妻俩是家里唯一的经济来源,他们每天在外奔波,演出很少,没有演出的日子就在夜市做手机贴膜的生意。对他们来说,挣到的每一分钱都是爸爸的救命钱。

  尽管在物质上,他们不富裕,但在精神世界里,他们是富裕的。我只是一个普通人家的孩子,从来没想过坐在宝马车里哭。这么多年来,喜悦和海军相扶相依,艰苦打拼,感情依然如故。喜悦在接受中国青年网记者采访时说:每个人的追求不一样,有的人喜欢物质丰富的生活,别人有的她要有,别人没有的她也要有,对她来说这就是人生的成功。当年我和海军结婚的时候不知道,现在知道了那叫裸婚,我们10年前就裸婚了。10年来我们几乎没有分开过,一起努力,一起奋斗,感觉每一天都特别有动力,通过自己的劳动挣来的每一分钱都是踏实的。

人,终究要活在一种真实而非虚假的情感中

  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艾青的这句诗是许军峰的最爱之一。

  1999年,大学毕业的他,放弃了留在城市工作的机会,来到河南省淮滨县固城乡任乡政府文书兼村里的党支部书记。他是河南省第一批公开考试的选调生之一。

  当时也有犹豫,也有迟疑,毕竟在城市和农村工作,是完全两种生活。许军峰告诉中国青年网记者,乡里给我安排了一间宿舍,已经是最好的了。瓦盖得不严实,一到雨天就漏水。洞太多,大盆小盆还要做好统筹安排,不然不够接。回忆起这些,他不禁笑了。

  这么苦为什么要留下?面对记者的问题,许军峰说,是老乡们的三个字,坚定了他留下的信念:

  他们叫我许大学,你知道吗?不叫我名字,也不叫我书记,就叫我许大学’!因为在他们眼里,我读过大学,我有知识,我能帮助他们改变命运。

  提起往事,许军峰有些动情:我也是农村孩子,从农村出去的,知道农村的苦。如果我们这样的人都不回农村,不去帮农民,农村会更苦。

  如今,许军峰在共青团四川省攀枝花市委工作,他说,最近干的最有意义的一件事情,就是发起了阳光花城,阳光少年关注留守儿童的活动。五十一阳光社区是四川省规模最大的保障房社区,有许多农民工住在这里,他们的孩子不像城里的孩子放学后有各种活动,在钢筋水泥的世界里,这些孩子的课余生活非常单调。

许军峰说,看到这些孩子,就仿佛看到自己的昨天,很心痛,很愿意为他们做些什么。现在,一有时间他就去陪伴孩子们,做功课也好,做游戏也好。看到孩子们的笑容,感觉好开心,好像是对自己童年的一种弥补。自己的行动能切切实实帮到别人,内心有一种真正的满足感和幸福感。

不过,得到真正的满足感和幸福感,似乎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从记者在大学的采访来看,象牙塔里的大学生们淡定的少,焦虑的多,甚至大一新生就已经开始为四年之后的职业绸缪。中国青年政治学院法律系的大一新生小胡和小刘告诉记者,毕业后想进律师事务所,如果形势严峻就考研。少工系大二的小黄则说,将来就想坐办公室,至于工作性质就不那么重要了。学生中表示想要留在北上广的还是占多数,而一旦问起原因,问起你内心真正想要的东西是什么,能清晰给出答案的人却并不多。

2009届支教生、湖北恩施州鹤峰县高原小学副校长邓丽虽然只有30岁,却清晰地知道自己追求的是一份什么样的工作和情感。2008年,邓丽从中南民族大学毕业,找到了一份月薪4000多元的高校辅导员工作。但在2009年,她毅然辞去了这份让人艳羡的白领工作,选择回乡支教,并主动申请从条件优越的八峰学校调到全县最艰苦的中营乡高原小学。这是所地处海拔1800多米高寒地区的小学,每年农历九月末便开始下雪,条件极为艰苦。学校有六个年级却只有73名学生。

3年来,邓丽放下个人情感,把全部的爱给了73个孩子,成为孩子们的大姐姐和开心果。孩子们的鞋子破了,邓丽给他们买;衣服脏了,邓丽给他们洗;指甲长了,邓丽给他们剪……她,用发自内心的情感照亮了这所薄弱学校孩子的心,而她,收获的是快乐和满足……邓丽坚定地说:我选择了就决不后悔!当看到邓丽那淡定的笑容,我们也许会想,在这个些许浮躁的社会,我们是否走得太快,是否该慢下脚步,等等我们的灵魂?

在刚刚过去不久的新生开学典礼上,清华大学校长陈吉宁鼓励学生们遇事不跟风、不盲从、不随波逐流;复旦大学校长杨玉良说:我们每一个学生、每个人都应该问一问,如果我有了丰厚财富的时候,我的内心是不是得到了满足。

喜悦蜘蛛侠是幸福的、许军峰、邓丽们也是幸福的,因为,人归根到底要活在一种真实而非虚假的情感当中。

中国青年网北京910日电(记者吴楚 谢东樱 尹珊)